服务时间:工作日 周一至周五 09:00-17:00

5年后 P2P或将成为大众重要的金融工具

凤凰网WEMONEY · 4周前
120 0
[核心提示]

从2013年初露头角,至2016年野蛮生长,至2017年行业整顿,至2018年监管寒冬,再至如今洗牌潮退,互联网金融行业在曲折道路中,摸爬滚打艰难前进。


不论是互联网金融从业者还是投资者,在这两年过的都不容易。投资者资金无靠,从业者饱受质疑,外界谈“网贷”色变。


但需厘清的是,互联网金融不是“坏孩子”,其终究是时代的产物,符合人们追求多样化资产配置的市场需求,也一定程度上填补了传统金融机构服务小微、边缘群体市场的空白。


经历起步、高速扩张、合规整治后,如今,行业清退潮起,风险频发、逃废债等成为社会问题。3月15日,正值第37个消费者权益日,凤凰网WEMONEY与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助理秘书长张羽进行了深入交流,并就如何应对市场变化,如何进一步打击逃废债、处理不良资产、保护投资人权益等问题进行了详细探讨。


谈价值:需求客观长期存在 不可一棍子打死


“互联网金融不是坏孩子。”在交流中,张羽不止一次强调,互联网金融的出现适应时代发展规律,其需求客观存在且不可逆转。


一方面,因成本低、效率高、覆盖广、发展快等特点,互联网金融在服务普惠金融,助力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提高资金配置效率、改善金融服务体验,以及推动金融产品创新、满足消费者多样化金融需求等方面,均发挥了有效的补充和辅助作用。


同时,作为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在金融行业的基础实践和应用案例,从事实上,互联网金融丰富了国内资产配置市场产品类型,填补了传统金融机构服务小微、边缘群体市场的空白,也符合当前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张羽表示,当社会不看好某个事物时,正如“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事实上,尽管外界谈网贷色变,但仍有一大批群体在跃跃欲试,如互联网巨头、部分国企纷纷进军,已将网贷纳入为必须布局的一环。


他进一步指出,网贷行业的需求是长期存在的,不能强行将其一棍子打死,否则行业有可能演变成另一种畸形疯狂的形式,对整个社会同样会造成损害。


“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应以引导为主,但切记要注意合规经营,其中要注意自身股东能力、抗风险能力、经营能力等。只要坚持信息中介定位,不拿投资人的钱,5年以后,网贷或将成为大众一个重要的金融工具。”


谈现状:行业清退潮起 并购重组或是当下最好选择


当下,网贷多地合规自查工作逐步进入尾声,各地将陆续开启行政核查工作。张羽透露,目前网贷行业自律检查工作已经结束,结果已经上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行政核查后续将分批执行。


张羽指出,行政核查以后,有特色、有实力、也有能力服务用户群体的网贷机构将会留存;严重逾期兑付、经营模式不善、商业模式不合理,以及有问题的存量过小的平台,都将面临清退。


他认为,现在看来,中等规模平台较符合互联网金融行业利润模式和风险缓释机制。一方面,建议更多互金机构转型为金融机构第三方服务平台,比如提供撮合业务,金融科技业服务等;另一方面,协会正在和百度、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和国资背景的资产公司沟通协调。未来,基于股东实力的行业并购重组是当下最好选择,大平台重组小而美,丰富业务板块,将大大提升行业发展水平。


同时,他也希望其他合规程度不高、业务模式不成熟的平台,未雨绸缪,尽快出台良性退出方案。


谈后续:保护投资者权益是关键 逃废债打击再进阶


不可忽视的是,互联网金融行业清退潮过后,第一个要面对的关键则是,不良资产如何处理?


据了解,针对上述问题,协会此前曾发起北京市网贷机构、资产合作方、资产处置机构、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机构、信用评级公司、金融科技公司等,共同成立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资产管理联盟。


如今,协会将在资管联盟基础上,专门设立资产处置小组,对网贷机构的不良资产进行对接和管理。该小组将成立前中后端三大专项内容,前端负责资产收购,中端做资产登记,后端参与资产处置,从而推进问题平台资产处置工作。


张羽指出,机构退出应设计一个合理退出方案,不能破罐子破摔,要对投资者负责。


截至3月12日,协会已经发布两批逃废债名单。协会将把逃废债信息纳入协会脱敏数据库以协会名义对拒不还款的失信人发起公益诉讼,并公布所有的公益诉讼信息,沟通法院执行。其中,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方面,协会已和百融金服等联合搭建逃废债行为人信息录入系统,2019年下半年预计落地使用。


同时,协会目前在与银行征信、阿里、京东等沟通,希望互换信息,通过第三方等各种途径,扩大失信惩戒机制。


除此之外,为应对网贷领域投诉需求,协会已搭建投诉系统、设立优音智能语音呼叫平台。截至2019年2月中旬,协会共收到线上投诉3.08 万件,电话2286个,已与监管机构、被投诉平台等多部门沟通并处理投诉问题,并签约16位公益律师,跟进高法、北京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房山区、北京金融安全产业园等,共同推进金融法庭的落地。